当前位置:

主页 > 精神科资讯 >

要不要成为一个精神科医生?这是个问题!

  近年来,“较美医生”成为热词,仁心仁术的故事时常见诸媒体,精神科医生却始终默默无闻。他们是医生中的“弱势群体”:高危职业,社会地位不高,人少任务重。《日内瓦医生宣言》说“对人的生命保持较高尊重”,精神科医生的默默奉献就是这一宗旨的体现。

  几个世纪以来,精神科医生被称为是精神病学家,有精神疾病的人被认为是外星人。近期,Stewart和同事证实了精神病学的负面形象。

  的确,在西方,医疗保健制度的不断变化和需求的不断增加使精神科医生不堪重负,而招募具有消极态度的精神病学和医学学生也导致了负面形象的恶性循环。但如果从不同的角度看,情况又会是怎样?

  我们认为,精神病学是处在令人兴奋的风口浪尖上。作为医学专业,这是较令人振奋、较具智力刺激、较具专业特色的。除了生物因素,我们还需要综合考虑社会因素、心理学因素、人类学因素。除了精神病学,还有哪个医学学科有如此特色?

  在两个较近的评论中,已经观察到一部分问题,由于多种原因,精神科医生具有被疏离感。既有来自于政治体制、其他职业、资源减少等的外部威胁,还有临床实践的防御性、提高专业化水平、风险评估的社会期待和风险管理的内部威胁。正如Sartorius所提醒的,健康本身已经成为一种商品和政治,购买健康变得非常重要。

  Bhugra等人在一项对其他职业期望的研究中观察到,患者及其照看者都对精神科医生保持乐观态度,并且见习精神科医生比其他职业的见习医生态度更加积极。这表明负面形象不是普遍存在的。有趣的专业机构被视为是改善精神科角色和形象的关键,强调培训和诊疗得当也是非常重要的。

  精神病学作为一门临床学科,处于医学主要发现的关键点,并且能更好地了解大脑的结构和功能。精神科医生是致力于心理健康服务的专家,他们了解病因学及其干预的生物-心理社会模型,这是其独特关键之处。

  此外,笛卡尔身心二元论没有很好的服务于精神病学,我们应建立一个新的对精神疾病的认识。例如,阿育吠陀模型(印度的一种医学)考虑到了遗传、环境、饮食、禁忌、人际关系等与精神疾病的相关,这些有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我们需要阻止身心健康分裂,因为身体疾病影响精神健康,精神疾病导致身体问题。因此精神科医生应该致力于身心健康的统一。只有这样,才能把身体、心理和社会保健服务联合起来,也将会产生更有效的结果。

  为避免过多的卷入负面形象,我们必须传播正面信息。例如,在精神病学中,性功能障碍的病例达到了90%以上,而我们几乎没有对这一点进行宣传。此外,四分之三的精神疾病的发病始于24岁以下,一半患者始于15岁以下,因此,对家长、社团组织、社会加强教育,让他们更多的参与公共心理卫生议程也至关重要。毫无疑问,严重的心理疾病带来的负担比癌症或心脏病更为严重,但政策制定者较近才开始考虑为此建立资金资助。

  作为一个专业,假如我们可以说的中肯一点,清楚一点,那么精神病学的未来会是一片光明。精神科医生需要展示领导力、临床决策和规划,发展与交付服务。我们必须证明生物-心理社会模型的力量,医学培训和医疗方法至关重要。

  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发声,清楚表述我们独特的卖点——提供整体护理服务,包括生物学基础、个人与社会心理学以及社会文化因素,这决定了患者及其医生的世界观和认知模式。

版权声明: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作分享之用,如果分享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所标来源非原创,请私信小编,我们会及时审核及删除处理。

南京脑康中医院友情提醒:了解更多健康信息,点击在线客服,我们将为您提供实时在线答疑,祝您健康!